你的位置:首页 > mrrs.名人瑞裳

mrrs.名人瑞裳

2019-11-12

mrrs.名人瑞裳独家报道:  “只看过飞行手册算什么!我还看过如何受女人欢迎的书呢,我受欢迎了吗!”  “我觉得你该先开始操纵飞机,然后我们再讨论是该继续按照计划飞行,还是调头返回。”  杰森呼了口气,道:“我没飞过C-17,这是很大的飞机,但我觉得……”  杨逸的动作非常娴熟,瑞吉愣了一下,道:“你没飞过C17对吗。”  杰森已经把一个降落伞背上了,杨逸想了想,还是接过了杰森递来的降落伞,然后背在了自己的身上。  杨逸坐在了主驾驶上,他看了看飞行仪表,对照了一下飞行路书,然后他沉声道:“各位,我们的航线已经被更改了,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打算去哪儿,但这个方向肯定到不了美国。”  钢铁圣母果然无愧于最强佣兵团之名。  这是军用飞机的飞行员,身上配枪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。  “我觉得你该先开始操纵飞机,然后我们再讨论是该继续按照计划飞行,还是调头返回。”  杨逸坐在了主驾驶上,他看了看飞行仪表,对照了一下飞行路书,然后他沉声道:“各位,我们的航线已经被更改了,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打算去哪儿,但这个方向肯定到不了美国。”  瑞吉喘着粗气看了一眼,然后他立刻有气无力的道:“哦,谢特……”  杨逸沉声道:“两个问题,一个是玻璃可能会爆,还有一个可能是,你们不会担心这个家伙在飞机上装了什么炸弹之类的东西吗?而我们按照原计划飞往美国的话,需要很长的时间。”  杰森跟着进来了,他一脸的无奈,低声道:“竟然会这样,竟然是这样……我们怎么办!我们没有飞行员了!”  杰森用手捂住了眼睛,待了片刻后,他放下了手,哭丧着脸道:“两位,我们是不是得跳伞呢?”  瑞吉干脆转身看着杰森,一脸无奈的道:“有的人呢,他看一遍飞行手册,就知道这个飞机该怎么飞,就像有人不用看书学习怎么才受女人的欢迎,可他照样很受女人的欢迎,这就是差距,明白吗?我是个飞行员,但我都相信他,觉得让他操纵更合适,所以呢,我觉得你就不必担心什么了。”  不锁门,就是等着有人开门,然后在进入驾驶舱的那一刻开枪。  瑞吉吸了口气,他看了看玻璃,低声道:“应该不会破吧?”

mrrs.名人瑞裳独家报道:  在瑞吉和杰森讨论的时候,杨逸已经把打破了脑袋的飞行员从椅子上弄下来了。  钢铁圣母果然无愧于最强佣兵团之名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两个问题,一个是玻璃可能会爆,还有一个可能是,你们不会担心这个家伙在飞机上装了什么炸弹之类的东西吗?而我们按照原计划飞往美国的话,需要很长的时间。”  “没有啊。”  守在门后,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开枪是很蠢的行为,因为一旦不中,就有可能被人把枪夺过去,所以稍微离开个一两米的距离,让人想夺枪也够不着,而且拉开距离后开枪又没什么差别。  “没有啊。”  瑞吉点头道:“答对,我是飞行员,虽然没有飞过C-17,但我确实是个飞行员,我觉得,我能把这飞机开到美国再降落,但是也有一个小小的坏消息,那就是这块玻璃随时会碎掉,啪的一声,碎掉,然后我们就得在零下几十度的寒风中继续飞行了,嗯,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,要么赌玻璃不会碎,我们继续按照计划飞行,要么立刻返航,在玻璃碎掉之前。”  杰森呼了口气,道:“我没飞过C-17,这是很大的飞机,但我觉得……”  在瑞吉和杰森讨论的时候,杨逸已经把打破了脑袋的飞行员从椅子上弄下来了。  杨逸够不到,但这时瑞吉跟着进来了。  杰森已经把一个降落伞背上了,杨逸想了想,还是接过了杰森递来的降落伞,然后背在了自己的身上。  “只看过飞行手册算什么!我还看过如何受女人欢迎的书呢,我受欢迎了吗!”  钢铁圣母果然无愧于最强佣兵团之名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两个问题,一个是玻璃可能会爆,还有一个可能是,你们不会担心这个家伙在飞机上装了什么炸弹之类的东西吗?而我们按照原计划飞往美国的话,需要很长的时间。”  瑞吉叹了口气,道:“呃,按照常理来说是这样的,但是呢……他看过飞行手册。”  瑞吉吸了口气,他看了看玻璃,低声道:“应该不会破吧?”第1307章 盾牌

mrrs.名人瑞裳独家报道:  杰森已经把一个降落伞背上了,杨逸想了想,还是接过了杰森递来的降落伞,然后背在了自己的身上。  杨逸只是看了一眼就能看出现在的状况,门没锁的原因,是有人在驾驶舱里杀了飞行员和货物装卸员,先杀货物装卸员,手法趁他不注意的时候,用一个钝器重击脑袋,一击锤杀了货物装卸员之后,马上转身朝着飞行员的后脑勺又来了一下子。  瑞吉干脆转身看着杰森,一脸无奈的道:“有的人呢,他看一遍飞行手册,就知道这个飞机该怎么飞,就像有人不用看书学习怎么才受女人的欢迎,可他照样很受女人的欢迎,这就是差距,明白吗?我是个飞行员,但我都相信他,觉得让他操纵更合适,所以呢,我觉得你就不必担心什么了。”  瑞吉停止了射击,杨逸大吼道:“别开枪,安全了,把你的枪收起来,哦,谢特……”  飞机上的挡风玻璃是非常坚固的,而军用运输机的玻璃更硬,虽然一个窗户上的玻璃中了一枪,但是玻璃没有完全破碎,而是裂成了蛛网状后变成了白色而不再是透明的。  “没有啊。”  主驾驶位的飞行员头朝一边歪着,副驾驶位置上的飞行座椅是空的,而货物装卸员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,他已经死了。  主驾驶位的飞行员头朝一边歪着,副驾驶位置上的飞行座椅是空的,而货物装卸员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,他已经死了。  杰森吁了口气,道:“我觉得,还是继续按照计划飞行吧,既然你们两个都能驾驶飞机。”  主驾驶位的飞行员头朝一边歪着,副驾驶位置上的飞行座椅是空的,而货物装卸员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,他已经死了。  副驾驶飞行员离杨逸有点远,在他的刀所攻击不到的位置。  飞行机组三个人死光了,但这不是最大的问题,最大的问题是驾驶舱的一块玻璃中了一枪。  瑞吉点头道:“答对,我是飞行员,虽然没有飞过C-17,但我确实是个飞行员,我觉得,我能把这飞机开到美国再降落,但是也有一个小小的坏消息,那就是这块玻璃随时会碎掉,啪的一声,碎掉,然后我们就得在零下几十度的寒风中继续飞行了,嗯,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,要么赌玻璃不会碎,我们继续按照计划飞行,要么立刻返航,在玻璃碎掉之前。”  开门,看到里面的情况,然后杨逸马上蹲了下去。  瑞吉耸了耸肩,道:“有个好消息,你想不想听?”  瑞吉吸了口气,他看了看玻璃,低声道:“应该不会破吧?”  不锁门,就是等着有人开门,然后在进入驾驶舱的那一刻开枪。